荼方

给我折朵玫瑰吧。

【渚薰】家长会(假的)(时间线是终之后吧,是看完终之后的脑洞。)

有年龄差,高中生熏x社畜嗣(还不明显。

很ooc!!!!!!



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是在妹妹绫波丽的教室。是昏暗,闷热的教室,赤红挣扎着最后的余晖,朦胧了窗边的少年。碇真嗣不能确定自己怎么了,酸涩的情绪挤满了心脏。

不应该……

不应该在这里……

我见过……在哪里……

那是……是……

“您好,”少年转过身“是碇真嗣先生吧。”他在微笑,对着碇真嗣微笑。

“是,是的。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很糟糕,明明是大人了,却连一个高中生都应付不了。

少年没有回答,只是跳下课桌。“我是渚薰,你可以叫我,”渚薰停顿了一下“熏。”

熏。

渚薰。

是听到后心脏重重一跳的名字。碇真嗣攥紧公文包带,小幅度的摇了摇头,今天来可是有任务在身的。碇真嗣对上渚薰的目光道:“好的,渚薰君,你知道绫波丽的座位在哪么,我是来为她开家长会的。我是她的哥哥。亲的。”

他的眼睛,是红的,瑰丽的酒红色琉璃,是见过的…在哪里……碇真嗣艰难移开目光,再盯着太冒犯了。

“碇真嗣先辈,您应该比我大,所以叫我熏就好了。”渚薰的话里带着笑。他指了指刚才坐着的课桌,“前面靠墙那个就是。”

“谢谢。……熏。”明明是傍晚,但碇真嗣还是感觉到酷热难耐。快步走到绫波丽的课桌坐下,碇真嗣扫了一眼课桌,课桌很简洁,甚至有点简陋,倒是不像一个女孩子该有的样子。又抬头看了看教室,不仅没开灯,还只有他和渚薰两个人。渚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他旁边,趴在桌子上看着他,嘴角带着笑。

我见过……

我见过的……

到底在哪里…………

“熏,熏君,我们是不是…在哪里见过。”在蝉鸣里,是碇真嗣颤抖的声音。

“可能在梦里吧,也可能在上辈子。”渚薰好像就是在等这个问题,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碇真嗣,看着他的脸变得绯红,看着他的眼睛里充满恼怒与羞耻。

“我也觉得在哪里见过嗣君,我好像等了好久好久。”就像是诞生的目的是为了和你相遇一样。但渚薰没有把后半句说出来,还不是时候。“也可能是因为我和绫波丽是好友吧,所以对于她的家人,也能一见如故。”

“好友?!”碇真嗣有点吃惊,他和妹妹不是一起长大的,他四岁的时候因为父亲忙于工作而被寄养在葛城美里小姐家,妹妹是父母带在身边的,直到妹妹十四岁的时候他们才见面。较少的接触让碇真嗣觉得妹妹很腼腆内向,没想到在学校还有这样的好友。

“你不知道么?看来丽在家里并不大谈论我们。”渚薰听着碇真嗣的语气,回答了他:“我们三个是幼稚园到现在的好友。”

“三个?”

“嗯,还有一个叫惣流·明日香·兰格雷。坐在那里。”渚薰点了点后面的位置。

碇真嗣顺着渚薰的动作看过去,是一张极为凌乱的课桌,物品堆得极为张扬,但也摇摇欲坠。

“我和妹妹交流较少,倒是我忙于工作,疏忽了与她的交流了。”碇真嗣有点愧疚,自从工作之后确实缺少了对妹妹的陪伴,碇真嗣开始陷入反省。

突然,渚薰拍了拍他的肩膀,碇真嗣从沉思里醒来。“怎么了。”碇真嗣看着渚薰。

眼睛……

还是很漂亮的眼睛。

我见过……

这眼睛里有我……

我好像……

拥有过这双眼睛……

“你的随身听,掉出来了。”渚薰从地上捡起来一个老久的随身听,递给了他。

“谢谢!”碇真嗣这才发现,自己的随身听什么时候已经掉到地上了,他伸手接过来。

温热的。

温热的指尖。

是渚薰的。

碇真嗣像是被烫到一般,一触及分。握着随身听的手蹭了蹭机身,好像,还有渚薰的体温。

“……我有那么可怕的么?”是深受打击的声音,像被丢弃的幼犬。

“不是,不是的!不可怕……”碇真嗣脱口而出,但又咽回去了半句。

“那么,请问碇真嗣前辈,我可以听听你的歌么。就当是帮你捡随身听的报酬,好么?”渚薰突然凑过来。

碇真嗣感受到了微弱的鼻息,是轻轻的,带着微痒。少年银白的发丝跳动着,割过了最后的余晖,在空中留下不可捕捉的微妙的弧度。碇真嗣目光下移,是渚薰的锁骨,刚褪去青涩的r/体是成熟的恰到好处的苹果,是刚煮透的米粒,是入口温热的茶水。他不自觉地滚动了喉咙。

“……可以。”手忙脚乱地打开随身听,碇真嗣捏起一只耳机,看着渚薰:“需要我帮你带么?”

渚薰眨了眨眼:“当然。”

海的气息……

咸//腥的……

草木……

充/血的,柔软的,麦色的手指触碰到了。是迅速变红的耳垂,苍白的肤色上,突兀的冷黑。

“前辈也一起听吧。”渚薰拿起另外一只,但也不急着戴,是冷白划过丘陵,带起一片秋。

再苟延残/喘,也是白驹坠落。

是冷灰的月。

“嗣君,有星星。”

“嗯。”

所以我可以吻你么。


















(说实话,应该还写的,但是好想停在那一句!!!!反正没人看我也不写了!!!!我爽了就行(叉腰,已经3:46,7点开始看Q,等把终看完已经凌晨,好蛊……但是终……给了我一拳。所以就编了这个ooc的剧场(?)


(这件事应该是嗣记错家长会时间,和渚薰在教室过了会二人世界。)嘘,纸片人世界万物有可能)

(但是脑的是补完的碇真嗣社畜和纯(?)情男高中生的日常吧))


EVA,24集补完我睡不着,南峒,怎么那么蛊,这是心捧出了又捏死。

阅文,,,我该怎么骂你的万圣节贺图。我睡不着丑到睡不着。还夹带CP私货滚啊。

咳咳,邪不是出手办了嘛,整了点


(哥的图是百度直接找到)

某不露脸队长极其糟糕的吹发技术。

(动作有参考)





在七夕电影院!








我是笨蛋!!!看电影错过时间了啊啊啊啊!!!!!

失眠,摸点光。








不敢二刷,所以也不知道位置有没有捅对。。

想看all及川彻。。。教影山怎么透自己的时候被岩酱发现了最后在体育馆修罗场,就隔着网(比划)大王抓着网,前面在教boke影山亲亲,后面岩酱握着他的腰在透,因为偷吃所以屁股都被打肿了。影山因为尊重前辈就很听大王的话,大王怎么说他怎么做,大王会少有的夸他,最后岩酱吃醋他分心最后把及川彻透的乱七八糟的。(此时一只小狂犬路过就更好了呢


爬去找代餐了